从一头小仔猪育肥成大猪宰杀后进入销售终端猪肉价格是如何定价的?

猪肉价格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肉价涨跌是街头巷尾市民热议的话题之一。从一头小仔猪育肥成大猪,宰杀后进入销售终端,各环节情况如何?记者进行了实地探访。
“买肉吗?今天特价最后一天。”9月19日,记者来到济南市区内的银座便利店、闵子骞便民市场、家家悦超市的品牌肉类,询问了猪肉消费量较大的冷鲜后腿肉的价格,每斤在11.9元到13元之间。


在济南销售的冷鲜肉,有一部分来自德州临邑县。记者采访了临邑县的两家养殖场和一家屠宰场,与负责人一同算了算今年的账。
临邑县德保隆养殖场养猪大户王若伟说,今年他再次降低了存栏量,目前在育肥的猪已经不到4000头。
按照原本的周期,学生开学,加上中秋、国庆“双节”将至,应该是一个价格的上升期。而节前,我省生猪出栏价格已经出现回落。
据山东省畜牧兽医局网站数据,自今年第31周开始,我省生猪每斤价格回升到8元区间,第36周小幅回落,为16.92元/公斤,同比降低26.53%,环比降低2.81%。
王若伟认为,主要还是供大于求,大型养殖场市场占有率越来越高,即便养殖利润低于盈亏线,也会保持存栏量稳定。
只有卖价在8.5元/斤以上,实行自繁自育养殖模式的王若伟才能保本,这已经是精打细算压到最低的成本。“豆粕今年最高涨到过5380元/吨,我就开始自己做饲料,把玉米、小麦、豆粕、豆粉、预混料等买回来自己掺。这样掺起来成本比市场上全价料每吨低200-300元。”开始参与饲料厂经营的王若伟说,“一头30斤出栏仔猪自繁成本在350元左右,长到240-250斤出栏,要吃1000元左右的饲料。”
为了控制病害,如今像王若伟这种规模的养殖场,对员工普遍实行封闭式管理。“现在不好招人,之前员工基本都是本村的,现在天南海北的都有,最远有从黑龙江过来的。”王若伟说,封闭管理后员工顾不上家,本村的人都不来了。德保隆养殖场员工的工资从原来的每月4500元涨到了6000元以上。
王若伟从方方面面控成本。实行“种养结合”模式,解决了粪便处理问题,还能利用秸秆还田省下10000元左右的化肥钱,如今的成本已经压到了最低。


相比于养殖大户,大型养殖场如何?
记者采访发现,大公司产业链条完善,饲养成本控制得更好。在临邑汉世伟食品有限公司,一头12斤的断奶仔猪自繁成本在260元左右,从断奶到出栏,大约需要1200元的饲料钱。为了降低成本,临邑汉世伟食品有限公司德州区综合管理部经理刘永款,也是自购原料以135元/吨的价格找厂家代工,不直接购买全价料。
刘永款说,虽然养殖成本上控制得更好,但算上固定成本,大型养殖场的成本并不低,主要贵在设备折旧上。以临邑汉世伟食品有限公司为例,设备投资近4亿元,同样按照10年的使用寿命,每年固定的折损就在4000万元左右。
刘永款说,今年汉世伟食品有限公司开始使用电子竞价系统统一竞拍,屠宰场想要买猪,都要每天到这个系统里来竞价,价高者得。“效果还是比较明显,每斤猪肉能多卖个2-3毛钱。”
9月中旬,记者还采访了德州金锣肉制品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的行情,平均下来一头猪要亏损几十块钱。”公司总经理姜开友说,宰杀一头猪的人工费用大概是80元,因为每头猪的肥瘦、大小不同,还不能完全实现机械化操作。
“近几年,国内大型养殖公司也建起了自己的屠宰场。屠宰场数量增多,而终端需求量变化不大。”姜开友说,目前,宰杀数量还在每天2000头以上。
公司副总经理李晓明查看了冷鲜猪后腿肉的内部出货单,9月18日当天,在临沂分割好的金锣猪后腿肉卖给济南经销商的价格是12.3元/斤。上午屠宰,下午发货,第二天进入市场。9月19日,在济南闵子骞便民市场金锣零售点的冷鲜后腿肉价格是11.9元/斤。“这是有特价活动,明天特价结束,价格会回到13元左右。”零售点销售人员表示。
在济南七里堡综合批发市场,记者以做外卖小店批量进肉为由询问批发价,9月19日当天有商家给到了13元/斤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