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不住了万头猪场拉闸关停昔日黑马猪企傲农最新回应

10月24日,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问傲农生物:“近期网络上有流传江西吉安某1w头猪场拉闸关停,疑似贵公司的猪场,请问是合作农户还是自有猪场?是降本增效的计划中的还是意外情况?是个别情况还是普遍情况?”

傲农生物10月25日回复称,因今年猪价行情整体还是处于比较低迷的状态,公司和同行企业一样适当缩减生猪产能,对于一些偏远低效能的猪场施行调整或关停的措施。针对网上流传的未指明的相关信息,公司不予置评。

2023-10-26回复投资者称 ,年初公司即制订了适当优化产能的计划,聚焦优势区域,尤其是江西、福建区域;有序清退部分租赁、合作类猪场尤其是设备设施老旧、规模较小的养殖单位。最新的投资者问题系关于网上流传的江西吉安某1w头猪场拉闸关停的图片,因该图片未说明具体是哪个猪场,公司也无从了解具体信息。公司在吉安区域的吉水猪场,根据今年优化工作安排,自8月左右开始按计划调整该场种群,于10月完成相关工作,后续将视情况(预计在年底)逐步更新新的种猪,不存在网传所述“拉闸关停”的情形。江西区域是公司的重点养殖区域,本次产能优化后,江西养殖体量占比将继续提高。

上市五年,一跃成前五“黑马”

成立于2011年,总部位于漳州的傲农生物,以饲料起家,在2017 年上市后,开始大力推进养猪业务。傲农2022年出栏生猪519万头,较2017年上市当年增长了近23倍,跃居上市猪企第五位,成为黑马。

生猪出栏量几乎每年翻一番,2017-2022年,傲农生物生猪出栏量的复合年增长率为88.42%,在所有上市猪企中高居“榜首”,比位列第二的牧原股份还高出35个百分点。

根据傲农生物公布的养殖业务主要经营数据统计,2023年1-9月共计销售生猪444.06万头,同比增长19.28%。前三季度生猪出栏444.06万头,比2023年度生猪出栏目标600万头的74.01%,几乎接近75%的年度平均进度。

低猪价+高负债→被动减产

非瘟后,行业经过2020高猪价后,自2021年下半年至今,除去年下半年短暂几个月高价外,其他时间基本处于亏损状态。再强的资本在产能过剩,连续亏损,重资产投入的养猪业面前,也扛不住!高速进阶的傲农生物自然也不例外。

而截至2023年6月末,傲农生物总负债高达148.63亿元,资产负债率升至86.72%,在20家上市猪企中排在第三位。其中,流动负债合计116.41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应付账款分别达到40.92亿元、35.1亿元,同时其账面货币资金也仅为3.78亿元,偿债缺口巨大。

2023年6月末负债压力

不仅负债率过高,而且企业的流动性压力,即短期债务多。流动负债主要包括短期借款、员工薪资、税费等,都是短期债务,通过流动负债占比发现,傲农生物的短期债务也超过70%,我们通过负责率和短期债务占比,可以清晰地知道傲农生物的债务压力很大,还款急。

2023年6月末各企业债务特点

无奈之下,2023年年初,傲农生物将年度生猪出栏目标从800万头调减为600万头。

多措并举,动作频频,只为“充电续航”

为扩张产能,傲农生物多措施并举补充发展资金,甚至不惜逆势扩张,充满赌徒心态。

在行情猛涨的2020年,傲农生物曾发行10亿元的可转债,拟通过定增募资不超过14.40亿元,其中11.5亿元用于各种生猪养殖项目建设。

养猪属于重资产投入行业,几乎所有企业都是举债扩张,即便是在猪周期明显处于下行阶段,傲农生物依然在扩张。2021年12月末,傲农生物生猪存栏179.25万头,较2020年12月末增长85.98%。2022年12月末,傲农生物生猪存栏243.45万头,较2021年12月末增长35.81%。

与生猪存栏量激增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陷入巨亏。

2021年、2022年傲农生物分别亏损了养猪大全15.20、10.39,合计亏损额为25.59亿元。而自2017年上市至2020年,其归母净利润总额仅为7.40亿元,也就是说,前4年赚的钱还不够过去两年中一年的亏损。

为快速回流资金补充现金流,傲农生物曾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今年的生猪出栏目标中仔猪占比大概是30%-35%。减少自育肥比例,减少投入,回笼资金。

2023年2月27日晚间,傲农生物披露A股定增预案修订稿,傲农再度推出18亿定增预案,募得资金将用于饲料建设类项目、屠宰及食品建设类项目、收购子公司少数股权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2023年3月,傲农公告其全资子公司福建傲农畜牧投资拟将持有的厦门兹富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51%股权对外转让,转让交易价格共计7700.65万元。

5月31日,傲农生物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傲农投资、实控人吴有林计划通过协议转让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7403.99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8.5%,按此计算,吴有林这次最大可套现超7亿元,据悉,这笔钱主要用于公司当下的流动经营。

5月31日,傲农生物称已与战略投资者厦门某大型国企沟通好初步的协议转让意向,公司拟向其协议转让不超过6%股份。

6月20日,傲农生物公告称,拟向特定对象发行2.61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7.78 亿元,其中5.17亿元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自上市以来,傲农生物合计募集资金111.58亿元。

6月30日,傲农生物控制人吴有林先生及其控制的厦门裕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约为1.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1%。本次股份质押后,吴有林先生及其控制的裕泽投资累计质押公司股份约1.26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89.75%,占公司总股本的14.45%,如果一旦爆仓,导致银行断贷,下一个正邦恐怕会再次出现。

7月12日,傲农生物控股股东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持有的5.049%的公司股份转让给漳州金投集团,转让总价3.91亿元。引进国企战投落地。

9月14日晚,傲农生物又公告,拟将其全资子公司傲芯生物51%股权,以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疑似“左右互倒”的方式,转让给相关公司,以获得7亿元多元资金。但具体谁来支付这7亿多元转让款,目前还不得而知。

总之,傲农生物已经用了套现、质押、引入战投等多种手段,只为缓解当下公司日常运营及流动资金的周转需求。

猪周期走出底部依然遥遥无期,留给傲农生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